希望自己变得更加温柔清醒

现在的有些插画师的风格看起来真的都很像。明明是代表你自己的东西,你却让代表自己的东西和别人的东西混在一起,一点特点也没有。技巧,想法什么的倒也都很好,可是就是看起来特别相似。你们转一样的帖子,刷一样的微博,汲取同样的知识,获得同样的见解,衍生出同样的作品。感觉上顺理成章,可是却丢掉了自己。有些艺术家拒绝看电视,拒绝过度浏览网页可能就是这个道理。现在的媒体大都有导向,虽然不明白地说出来,但是总会告诉你——这个是好的,这个是美的,或多或少地影响你的审美观。再加上只要你处于这个宏大的社交网络,就不免会听到别人赞成或者不赞成的口气,这样也会让你失掉最初的一些宝贵的自己。我这么说倒没有在炫耀自己多么好不会被别人的意见影响,我在意转发量,在意谁给你好的评价。但是你自己想想,这些东西除了满足自己的存在感,其实对于你的创作用处并不大的,甚至还会干扰你自己的一些判断力,可能你这个作品里存在不足之处,但是因为大家都说好,或者你只能听到好的意见(觉得不好的人选择沉默),就会让你失去很多进步的机会。有些人意志力很强,知道自己要什么,这样当然好;但是像我这种意志力差,不够坚定的人,其实已经被这个大导向弄的有点晕头转向了。尽管如此,有时候还是觉得很无趣——看到自己微博或者lofter上的人发的我都分不清谁是谁的作品,用尽自己所有的技巧来完成的作品,为了满足市场需要的作品——觉得无趣。好东西当然还是有,媒体上也有很棒的东西可以借鉴,但是有时候真是希望各位同僚和自己,画之前多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。毕竟我们创作到底,还是在为自己而创作。

一度我觉得自己是个很文艺的人。大学的时候,周围的人要么是埋头读书的好学生,早上起床不见人影,晚上图书馆关门才回来,书架上永远会有卡耐基名言这样类似的书,床头也会贴着自己想上的大学的slogan;要么就是每天无所事事,晚上打打诛仙,看看篮球赛,唱唱网络歌曲,聊聊自己喜欢哪个女生,分享下黄色电影一类存在。而我在他们中间,其实非常格格不入。现在的我倒不在否认这种生活方式,但是刚刚高中毕业,意气风发的我,和这些同窗相处两年之后,终于还是忿忿不平从寝室搬了出来。理想中的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。听独立的音乐,封面好看的,别人都没听过的;电影当然也是要么看经典的,原声的,要么就是猎奇的荒诞的;自诩是独立插画师,接了一些实验性的杂志的活,钻研绘画技巧,和自己喜欢的作者聊天,千里迢迢也要见面——自认为这就是对的生活方式。可是我越来越觉得这样也不对。可能我本身就是个很俗很俗的人,以致于我现在大爆发,我看各种的选秀节目,研究韩国的组合,书也看不下去,虽然会买一些设计类杂志,但也都是走马观花,有时甚至连超过十个字的句子都不想读,音乐也听不下去太过于深奥的,节奏越简单越口水越喜欢——更过分的——呵,当时的我应该会说自己过分——我现在一点也看不惯那些小清新的东西,花点小心思就让大家都很喜欢的图画,我觉得真是哗众取宠,但是其实自己也清楚,自己是嫉妒,我现在不也在画着为了生存才存在的东西么。而且现在我的很自豪,我画的东西有存在的价值。它们让我生活过的有优越感。以前的那些所谓独立的,别人口中说的“还是以前的你更好”的那些东西,我不能否认它们对于我的价值,但是就当下它们所对等的物质的财富,还是太低了。太太太低了,虽然我也知道,我变成现在这样的自己,它们功不可没。但是为了生活,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要后悔和挽回什么呢?中国这么大,要多独特多清新才会广为人知?其实所谓独特,所谓清新,如果目的是广为人知,或者文艺点的说法,被认同,说到底,就是你的东西要脍炙人口,通俗易懂,华丽的外壳下面的内核,要直白,透明。那些玄的,浑浊的内核,到了最后,终于还是只有很小一部分人会去想要弄个明白的。我一度很自大,很清高,以为自己学习好,会画画,还懂点音律,在群体里应该是很厉害的那一群。但是逐渐逐渐觉得自卑——画的不够好而且在别人看来是越来越不好,买来的吉他落了一层灰也鲜有弹过。曾经奋斗了十几年考上的所谓重点大学,最后证明是虚度的青春——这些都让我挫败起来。实际自己又算什么呢——不过就是靠社交网络关注量还有转发量来了解自己存在的价值的loser。而浑浑噩噩了这么久却没有改变的自觉,是因为有些同龄人混的比我要好太多了,我心里的嫉妒让自己不断去追求同样的好东西。但是有些好东西对我来说,得到的太早太轻易了。我真的觉得自己不配。也许临近出国和画集上市,我忽然这么剖析自己,不太合时宜。但是我却是希望这篇文章能提醒下我的。这个阶段的我就是这个状态,我今天自己跟自己说,再也不能这样了。再也不能怎样呢?自己回答,再也不能这么颓废下去了。既然有了这个决心,就要做出来。我出国,也是为了自己能够沉下来。我画集执意叫双子座,也是在进行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的斗争。也许我还有机会让自己沉淀下来。别这么浮躁。今天就说这么多吧。说出来心里舒服多了。